1. 新媒公社首页
  2. 网络杂谈

科特迪瓦按摩能挣多少钱(科特迪瓦适合旅游吗)



根据世界银行修改的数据,在超过肯尼亚后,科特迪瓦这个地下资源贫乏的法语区国家成功超过拥有丰富自然资源的加纳和尼日利亚成为西非最富有的国家。
 
科特迪瓦按摩能挣多少钱(科特迪瓦适合旅游吗)
 
根据世界银行最近公布的数据,科特迪瓦居民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在2019年末达到了2286美金,高于加纳的2202美金和尼日利亚的2230美金。这些数据与该机构最近几年公布的数据相反,直到科特迪瓦更新国内生产总值的计算基数才改变这种情况。另外,科特迪瓦的这个水平极大地超过了肯尼亚的1816美金。
创纪录的经济增长缔造了今天的成绩
今天科特迪瓦的辉煌成绩是其取得的一项真正的成就,其贫乏地下资源与加纳和尼日利亚的地下资源构成鲜明对比。实际上,加纳已经成为非洲大陆的第一大黄金生产国,比科特迪瓦生产的黄金高4倍还多(2019年142.4吨,而科特迪瓦只有32.5吨,相当于 + 338 %)。另外,加纳现在进入了非洲石油国的行列,位列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第四,排在加蓬前面(日产量约20万桶,而科特迪瓦日产量不足40000桶,即五倍还多)。石油行业将继续被非洲大陆第一大产油国尼日利亚主导,日均产量约200万桶。
科特迪瓦的巨大进步来自于这个国家几年以来经济的强力增长,在2012年至2019年的8年间(这个期间用于进行国际比较足够长,微小国家除外),科特迪瓦在世界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高于或等于1000美金的行列中是经济增长最大的,年均增长率8.2%(2019年是6.9%)。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它在所有混合类别中(含非常贫穷的国家)排名第二,比2012年初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低于1000美金的世界上31个国家中的30个要好。科特迪瓦只是被年均增长率为9.2%的埃塞俄比亚(2018年为8.3%)超过。取得这一成绩的主要原因是,埃塞俄比亚这个东非国家的发展水平很低,该国是2012年初世界第二最贫穷的国家,并且现在仍然是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到2019年底人均GDP只有857 美元(比科特迪瓦少约2.7倍)。同样在这8年期间,加纳和尼日利亚的年增长率分别约为5.7%和2.9%。
正在建设中的充满活力的国家
以下原因可以解释科特迪瓦取得这样的成绩:该国为了改善商业氛围实施的深度改革,以及全方位的发展政策,具体表现为在全国范围内正在进行的众多大规模建设项目。为了使投资便利和安全、建立一个有利于投资的环境该国采取了几项措施:2012年实行一部新的投资法,建立一站式成立公司的窗口,创建一个交易平台为了集中合作伙伴对商业环境发展的支持……所有这些,加上相当低的税收负担,2019年只占GDP总量的14%(含社保缴纳费用)。
所有这些措施的实施使得科特迪瓦在国际营商环境中排名(每年由世界银行发布)实现了巨大飞跃,从2012年的第167位到2020年的110位。在这份排名中,它大大好于排名第131位的尼日利亚和埃塞俄比亚(在同一时期从第111位到159位)。埃塞尔比亚在过去几年中发生的警察镇压和种族间的紧张关系造成数百人丧生,该国也是非洲大陆社会局势最紧张的国家之一,和南非( 每年有超过15000起凶杀案)相近。
科特迪瓦在取得的重大进步的同时,对通货膨胀管控的成效也比较明显(在整个西非经货联盟地区),根据世界银行的最新数据,在2012到2019年8年间通货膨胀率年均仅为0.8%。这个数据特别低,尤其是和加纳和尼日利亚比较,这两国的人民每年分别遭受着巨大的通货膨胀,年均通货膨胀率分别为11.9%和11.6%,而经济增长率远远低于科特迪瓦。这两个国家的经济也遭受了严重的美元化之苦,在日常的经济交易中,本国货币经常被拒绝或被美元取代。最后,科特迪瓦也不忘大量投资教育和培训,2017年的相关支出已经占国家预算的27%(非洲大陆最高比例之一)。在过去五年中,全国开设的班级与前二十年开设的班级一样多。从2015年学期开始,对6到16岁的孩子实施义务教育可以解释这种加速教育的现象。顺便说一句,需要提醒的是,控制通货膨胀和培训这两个对商业环境有明确影响的要素,并未被世界银行的年度营商环境调查所考虑。这是一个非常令人遗憾的漏洞,对科特迪瓦的排名是不利的(就像在另一个登记册中一样,联合国使用的作为计算人类发展指数基础的数据,但是发展中国家的这些数据通常比较旧,没有考虑到最新的经济和社会发展)。
科特迪瓦今天的环境特别有利于投资,同时并配有雄心勃勃的政策和在各领域的重大项目:道路、桥梁、公共交通(例如未来的阿比让电车)、电站、医院、电信网络、基础工业……不要忘了还有仍在持续发展的农业,科特迪瓦最近也成为世界第一大腰果出产国(也是可可第一大出产国)。另外,以后的部分腰果将由当地一家企业的机器加工,这是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的唯一一家这种类型的企业。对于他们来说,科技和信息技术行业也发展比较快,特别是随着幼芽企业(或初创企业)的激增,并建设了一家电脑组装厂用于实现“一个公民,一台电脑”的国家项目。当地制造是非洲少有的进步。至于该国的电气化(这对于任何发展政策的成功都是至关重要的),其覆盖率从2012年初的33%上升到2020年5月的73%。同时通电比率增加,目前该国90%的居民可以使用电。在同一时期,该国的电力产量增长了约60%,成为非洲大陆电力主要出口国之一(目前,科特迪瓦有11%的电力出口到西非6个国家)。
此外,科特迪瓦终于开始对发展仍处于萌芽状态的旅游业产生兴趣。 这对于一个不缺少相关王牌旅游资源的国家来说是一个不正常的情况,世界最终必将认识并发现它们。举个例子,几乎整个法国人口(以及其他西方人口)都忽略了科特迪瓦亚穆苏克罗和平圣母院的存在,而这正是世界上最大的基督教建筑,可以说是罗马圣彼得大教堂的复制品。
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法语区的快速发展
等到新冠肺炎引发的世界危机(现在还不能正确估计此次危机对整个非洲大陆的最终后果)过去后,这些不同的因素应该会使科特迪瓦在接下来几年中继续保持强劲增长。在中期内,该国的财富应该会超过突尼斯,成为撒哈沙漠以南非洲在历史上首次超过北非某个国家的第一个地下资源贫乏的国家。另外,科特迪瓦也是西非经济货币联盟的成员,西非经货联盟是非洲大陆经济增长强劲的最大区域,在2012年至2019年8年间,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率为6.4%。这个区域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的一部分,整体来说是非洲最活跃的区域-历史以来是最稳定的区域,在2019年,该区域连续第6年(8年中的第7次)在经济方面取得最优异的成绩。在2012至2019的8年间,这个区域所有22个国家的年均增长率为4.4%(除掉赤道几内亚特别的状况外是5.0%),而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的其它区域的增长率为2.8%。
另外,由于较好地控制了国债支撑了经济活力,在非洲大陆负债率最高的十个国家中,法语区国家只占了两个(即毛里塔尼亚和刚果布,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的资料,两国在2020年初分别位于第九位和第十位)。控制债务使得非洲法语区整体更好地武装起来应对当前的这次国际经济危机。2019年末科特迪瓦的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8%,这个水平远远低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也是非洲大陆最低比率之一(比如,大大低于加纳的63.8%和肯尼亚的61.6%)。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现在在非洲最贫穷的5个国家(都在东非)中只有一个法语区国家(布隆迪和另外四个英语区国家:成为世界最贫穷国家的南苏丹、马拉维、索马里和苏丹)。最终现在,在世界银行发布的营商环境国际排名中最后6位已没有一个法语区国家,现在绝大多数都由英语区国家占据(再2012年,最后6名国家中有5个是法语区国家)。
现在非洲法语区整体发生的这种有利变化在几十年前各国独立时是不易预见的。实际上要指出的是,英国掌控了非洲大陆最肥沃的土地(加纳、尼日利亚-有尼日尔河三角洲和其支流,苏丹和南苏丹-有尼罗河和其支流,坦桑尼亚、津巴布韦…..),以及原材料最丰富的的领土(非洲大陆最大的三大黄金生产国:加纳、苏丹和南非-长期以来都是世界第一大黄金生产国,第一大石油出产国尼日利亚-第二是前葡萄牙殖民地安哥拉,第一大钻石生产国博茨瓦纳,还有排名第二的铜出产国赞比亚)。因此,非洲法语国家已经成功赶上了非洲大陆其他地区,从整体上看,现在甚至是非洲大陆最繁荣的一部分(或最不贫困的国家,取决于看事情的方式)。但是,像马里和贝宁这些国家不再位于西非最富裕的国家行列,即便是他们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高于东非的埃塞俄比亚或卢旺达这些国家(奇怪的是这些国家正享受媒体过度的有利报道)。
尼日利亚经济的衰退和对西非可能的单一货币的影响
几年以来,尼日利亚经济正在衰退并持续贫困化。实际上,尼日利亚的每年的经济增长率很低,远远低于它的人口增长率,正好与环绕它的法语区国家相反。最近五年(2015-2019)国内生产总值的年均增长率只有1.2%,同一时期的人口平均增长率为2.6%(与科特迪瓦的2.4%相差不大)。塞内加尔和喀麦隆的人均财富也应该很快超过尼日利亚(鲜为人知的是,喀麦隆的经济增长通常是尼日利亚的两到三倍)。除这种情况外,该国还面临着严重的结构性困难,特别是通货膨胀率很高(2012至2019年8年间年均通货膨胀率为11.6%,而科特迪瓦是0.8%),从2014年以来该国货币兑美元的汇率已经贬值了60%(从1973年创造货币以来以贬值了99%,当时1英镑的价是值2奈拉,而在2020年9月10日的价值是488),另外出口的约95%还依靠石油和天然气(尼日利亚仍未成功建立起能够摆脱对碳氢化合物依赖的工业结构,通过使出口多样化)。
要注意的是,非洲的一些文章经常令人感到惊讶,这些文章把尼日利亚介绍为非洲大陆最富有的国家,这不利于其它国家,因为仅仅根据整体国内生产总值这个标准,而这个标准在很大部分取决于人口的比重。在非洲这是大家采取的唯一一种财富比较方法,世界上唯一一个大陆媒体发布的文章是建立在整体国内生产总值的基础上,而不考虑被普遍认为是最合理和最中肯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这个比较标准。从国际方面来说,根据国内生产总值比重来给各国财富排名就等于说,例如,土耳其和墨西哥分别几乎与沙特阿拉伯和西班牙一样富有。这是比较荒谬的……
一种不健康的并且在衰退的经济比如尼日利亚的经济加入到西非货币,无论怎样都将毫无疑问地深深破坏共享货币所有国家经济的稳定,通过使这个共享货币大大贬值,同时增加一项更适合危机国家(尼日利亚,通过其人口比重决定这项政策的主要内容)的货币政策,因此不符该地区充满活力国家的需求。从非洲大陆经济增长强劲的最大区域西非经货联盟国家开始,它们将看到经济活力和主权水平很快下降。尼日利亚最近对来自西非经共体边境国家的货物关闭了边境,没有事先商讨,也未遵守该组织的规则,这也比较充分表明了尼日利亚在西非单一货币的管理框架方面的态度。
此外,在另一份公报中,要强调的是,从长远来看,尼日利亚经济的下降很可能会增加很多尼日利亚人移民,以寻求更好的生活,向西非和中非国家迁移,特别是喀麦隆、科特迪瓦、塞内加尔和加纳。考虑到尼日利亚的人口,这些国家应该准备好面对可能的一场真正的移民冲撞,特别是西非经共体(规定成员国人民可以自由通行和定居)国家。可能应该根据该地区其它法语国家和英语国家的利益考虑修改规定。
最后,回到共同货币的问题,回顾一下西非共同货币将刺激该地区国家之间贸易的论点是一个错误的论点,它并不符合事物的实际情况(此外,它还回顾了欧盟某些国家在欧元创立之前所做的某些宣传)。举个例子,西非经货联盟区域内的法语区国家之间的交易仅略收益于这些国家共同货币的存在,从整体来说交易还是很弱。另外一个有趣的例子,从实施统一货币以来,法国外贸在欧元区的部分减少了,由于法国与世界其它地区比与欧元区国家的交易增加得更多。另外也能够发现在创立统一货币之前,法国与区域其它国家的商业流已经非常大。因此,指定区域国家间交易的增长不是取决于共同货币的存在,而仅仅是取

原创文章,作者:wqjkzx00,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uzo.cc/1315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27024222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830-22:30